煙雨的江南 正在崛起的重鎮

申延賓

汾湖,原本不是她的名字。黎里、蘆墟等,這些很江南的名字,才是她的舊稱。

汾湖高新技術開發區,是她今日全名。2006年,黎里鎮、蘆墟鎮等蘇州吳江區5鎮合并,有了今日版圖。東靠上海青浦,南接浙江嘉善,以其獨特的地理優勢,汾湖高新區成立伊始,就肩負接軌大上海的使命。

江南煙雨最深處

上海,真的很近,一湖江水,對岸就是上海青浦的金澤。以前出行多靠船,船槳一搖,就到了對岸。

如今去上海市中心,也很方便。當地一位干部自豪地說,有天晚上他從汾湖高新區出發,走G50開到上海徐家匯,僅用1個小時,還趕上和友人看了一場電影。

走長寧,過青浦,沿著滬青平公路,一頭到底,出了上海,也就是汾湖了,還是汾湖中心城區,舊時蘆墟鎮轄區。

從滬青平,入汾湖,省界處豎著一方石碑,上刻四個大字——吳根越角。這自然不是什么遺跡,卻記錄著考證過的歷史。時間上推兩千年,煙雨朦朧,腳下就是吳、越交界。時至今日,放眼望去,依舊河流縱橫,湖蕩密布。

不少河流、湖蕩,已淹沒于歷史,但汾湖、三白蕩、大渠蕩、元蕩、東顧蕩、韓郎蕩等,身影猶存,均是歷史悠久的著名湖泊。

官方資料顯示,汾湖的省保湖泊就有23個,水域面積接近40%。

春天油菜花一片金黃,秋來稻花處處飄香,水里魚蝦更是肥美,這是典型的江南魚米之鄉,更造就了這里豐厚的歷史文化沉淀。

“中秋顯寶”,曾是黎里獨一無二的習俗,清代最是流行。中秋時節,四野百姓搖船看罷廟會,親朋好友聚在一起,紛紛拿出古董、書畫、名硯等等,相互展示,那份民間的文雅足見一斑。

此間人文薈萃,人才輩出,隨便闖入一段老街,總能聽到幾段秀才舉人的故事。著名詩人柳亞子就是生于斯、長于斯,創立并領導的南社,很多成員就是汾湖鄉鄰。

明代袁了凡,戎馬半生,晚年“遁跡姑蘇”,著《了凡四訓》。具體的隱居地,就在汾湖趙田村;這是元蕩湖畔,緊鄰上海青浦。著書立說,整日與湖光蘆花、波底夕陽為伴。在這多雨的時節,在那出門搖船的時代,應是一蓑煙雨任平生,將自己掩映在了,這江南煙雨的最深處。

寂寞古鎮很清新

汾湖高新區,一個年輕的名字,怎能詮釋那兩千多年的江南舊事?保護開發黎里古鎮,成為一個重要考量,2013年黎里鎮的編制得以恢復。如今一套班子兩塊牌子,汾湖高新區也可以稱為黎里鎮。

當然這里的古鎮老街并不只有黎里古鎮。蘆墟老街就頗有歷史,三國時期已成村落,清代成為集鎮,如今明清時的白墻黑瓦仍在,居民仍是小橋流水人家。故事仍在,但老街已經破舊。到處可見斑駁的墻面、破損的墻頭。

張舫瀾一生都住在這條街上,是一位民間收藏家,已是80歲高齡,熱情好客。他挖掘了當地蘆墟山歌,使之成為非物質文化遺產,得到更好的保護、傳承。

黎里積淀著宋元明清和民國深厚的歷史文化,人才輩出,歷史上有狀元1人,進士26名,舉人眾多。詩人柳亞子的故居就位于鎮子中央。

但相較于周莊、西塘、烏鎮,甚至朱家角,這些近鄰,因為開發晚,黎里古鎮在外又顯得名聲不顯。據說,上世紀80年代,同濟大學著名教授阮儀三來到此地,提出保護開發的建議,竟然被當地“趕走”了。

黎里古鎮保護開發管理委員會顧問李海珉被稱為古鎮“守護者”,面對古鎮作坊林立,老建筑破壞嚴重,正是李海珉們的鼓與呼,才最終促成了古鎮的保護和復蘇。

江南的古鎮,都有很多橋,黎里古鎮一共有12座,幾乎每座橋都有幾百年的歷史。這里最有名的是各種各樣的明暗巷弄,至今完好保存著115條,其中明弄堂25條,暗弄堂90條。最窄的弄堂只有0.7米寬,最長的弄堂都有100多米,曲曲折折看不到底。

雖然經過保護開發,但古鎮里店鋪卻是不多,街上住著的還是當地居民。兒子在蘇州工作,兄弟也都搬進城里,唐健是一位“留守老人”,房子與柳亞子故居隔河而望。家里還有一位老母親相伴,已經96歲,面容慈祥,耳聰目明,還喜歡與游客微笑著閑聊兩句。

唐健住的是一幢城里人無法想象的房子,寬只有5米,長卻有60米,一樓是廳,二樓是房,三進的房子,一路走到底,前面還有一個小院子。也正是這樣的格局,造就了古鎮深深的弄堂。如此一座大宅,家里只住著兩個老人。房間太多,根本住不過來,古鎮上很多老宅多是如此。

在長三角一體化發展的大背景下,60歲的唐健計劃做民宿生意,預計今后古鎮會迎來大客流。

一座新城夢想加速

在汾湖逛過一遍,會發現此地中心正在東移,那里更靠近上海,接壤青浦金澤。

大渠蕩、三白蕩、元蕩等水域之間,一座新城頗具規模,已是經濟重鎮。

煙波浩渺的三白蕩,當地勢要打造成城市內湖,就像蘇州的金雞湖。面積偏小的大渠蕩,綠樹成蔭,水岸青青,四季有花,已是風光優美的生態公園,據介紹,整個景觀為美國佛萊明設計事務所設計。

麥當勞、肯德基,這里都有;當地人甚至會自豪地介紹,這里有星巴克,“中國有幾個鄉鎮會有星巴克?”不遠處就是汾湖高新區政府,也是黎里鎮政府所在地。

這里確實不是中國常見的鄉鎮,它是蘇州接軌上海的橋頭堡。按照汾湖的發展定位,作為蘇州城區接軌上海的第一門戶,汾湖是“蘇州橋頭堡、虹橋副中心”。翻閱歷史可查,一直以來,從最初的臨滬經濟區,到現在的省級高新區,名稱在改變,但定位從未改變,“就是要成為產業接軌上海的示范區。”

接軌上海,不僅僅體現在高樓林立上,整個汾湖經濟也正在產業更新、產業升級。按照原本的規劃,汾湖將重點打造一條科技創新長廊,做大做強智能裝備、新型半導體、電子信息、新型食品和電商物流等五大特色產業園區。日本豐田、日本三菱商事、雀巢、喜力、古河電工、精元電腦、歐普照明等世界知名企業在這里均有投資項目。根據規劃目標,汾湖的第三代半導體產業“劍指”千億級。

電梯為主的裝備制造,則是汾湖的傳統支柱產業。在汾湖中心城區,一路向北,一根一根筆直建筑物聳立,類似一個個瞭望塔,這是電梯廠的標志建筑,電梯試驗塔。汾湖共有電梯整機廠11家,年產值超過300億。

扎根于此的康力電梯,被稱為中國民族電梯第一品牌,是當地人的驕傲。老板也是本地人,創業在此,成功在此。廠前的大馬路,就叫康力大道,是這座新城的重要干道。這條大道兩側,已建立汾湖電梯產業基地。道路盡頭沒有延伸,跨前一步就是上海青浦,打通工程已經啟動。

高鐵令當地人振奮,隨著長三角生態綠色一體化發展示范區的發布,他們相信汾湖通高鐵的日子更近了,蘇嘉甬、滬蘇湖兩條高鐵將在此交匯。高鐵經濟正疾速駛來,10平方公里的高鐵新城規劃早已被提上議程。

滬蘇湖高鐵尤其被看重,建成后,汾湖和上海虹橋間的距離將縮短到20分鐘。如今,長三角生態綠色一體化發展示范區的發布,讓夢想還在加速。

來源:新聞晨報       作者:申延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