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年古鎮 不是西塘的全部

晨報首席記者 宋奇波

西塘鎮地處浙江省嘉善縣北部,是全省唯一一個與上海市和江蘇省都有交界的鎮。

境內水網如織,有長短不一的河港142條,浜溇148個,百畝以上湖蕩14個,這些水系把全鎮分割成了126個圩頭,孕育出了獨具特色的江南水鄉文化。

古鎮是西塘最為外界所熟知的部分,西塘也因古鎮得以聞名于世,以至于很多外省市的游客知西塘而不知嘉善。

但西塘又不止于古鎮,它也在改革開放的浪潮中抓住了發展的時機,在工業上的表現也毫不遜色。

水從春秋來

“春秋的水,唐宋的鎮,明清的建筑,現代的人”,這是每一篇介紹西塘古鎮的文章中都會提到的一句話,也是對西塘歷史、文化、風貌等方面最貼切的概述。

據史書記載,春秋時期,吳國大夫伍子胥佐吳伐越,興水利、通鹽運,引胥山之水由南向北開鑿了伍子塘。伍子塘南部的起點胥山位于現在的嘉興市南湖區,水流一路向北穿過嘉善縣城和西塘鎮域,最終流入北部的馬斜湖。

伍子塘流經西塘鎮域的主河道被稱為斜塘,也名胥塘。稱斜塘為西塘鎮的母親河并不為過,伍子胥主持開鑿伍子塘后的一千多年里,百姓開始在斜塘兩岸聚集,村落逐漸形成。

西塘旅游文化發展有限公司文化顧問韓金梅告訴記者,從史書記載來看,在唐宋時期,西塘尚未形成嚴格意義上的鎮的建制,但可以確定,在現在西塘古鎮的核心區域,也就是幾條河道交界的地方,當時已經形成了繁榮的集市。

“唐代的史書里有記載,開元年間,鎮南面文水漾的小洲上建起了馬鳴庵,從這座寺廟的規模可以推斷出,當時這里已經形成了高于一般村落意義的集市。”

在宋元兩個朝代,關于西塘的文獻記載開始增多,尤其是北宋南遷之后,靠近都城臨安的地理優勢促進了西塘的發展。南宋時始稱斜塘,當地大戶唐氏建別墅院宅多幢,聚成村里。

西塘正式有鎮的建制要等到明朝中期的宣德年間,當時嘉興府分出一部分分建嘉善縣,初議縣治設在斜塘鎮。后來用古太史的稱土比較法,得出魏塘鎮的土重,縣治就改到了魏塘鎮。但西塘鎮也正式有了鎮的建制,也是從那時候起,當地的地方志中才出現了作為行政區域名稱的西塘鎮或斜塘鎮。

據韓金梅介紹,西塘的古名有很多,如秀溪、蘋川等,但這些古名多是境域內曾經出現過的名稱,又因為只出現在文人墨客的詩詞中,所以無法確定是否與現在的西塘古鎮指的是同一個地方。而斜塘和西塘這兩個名稱在地方志中有詳細的介紹,才算得上是正式的名稱。

這兩個名稱的由來,與流經鎮中心的主河道斜塘河有關。明弘治《嘉興府志》記載:“一水橫界乾巽,故名斜塘。”明正德《嘉善縣志》又云:“坤乾二水合于市,南從巽斜流而出,又名西塘。”韓金梅說,從水的走勢來看,河道斜著穿過鎮區,所以叫斜塘。從地形上看,鎮區在主河道以西,所以叫西塘。

活著的古鎮

明清時,平廣延袤的斜塘河兩岸,已經是環帶居民數百家,商貿往來,貨財交通。據韓金梅介紹,當時的西塘鎮,交通上與上海、蘇州、杭州都相通,又因為水路發達,是這幾個重要城市之間的交通樞紐,同時也是嘉善北部的重鎮。“集鎮周邊還是大片的農村,所以這個地方首先是一個農民販賣糧食的集散地,同時手工業和商業也在發展。”

對于舊時的西塘而言,河道是最重要的交通干線,因此西塘的建筑基本都是鄰水而建,道路多與河道平行。又因為鄰水的區域有限,為了保證盡量多的人家能夠有鄰水的區域,所以每家每戶的房子都呈現出與河道垂直的長條形。

韓金梅告訴記者,目前在古鎮核心保護區內,保存完好的古建筑群有25萬平方米,這些古建筑基本都建于明清時期。西塘古鎮的旅游開發始于1996年,在江南六大古鎮中,開發的起步時間不算早也不算晚,晚于周莊,早于烏鎮。但西塘古鎮有別于其他古鎮的發展特點在于,它被譽為“活著的千年古鎮”。

在概述西塘特色的那一段話中,“現代的人”并不是一句空話,因為在1.01平方公里的古鎮保護區內,現今依舊生活著2600多戶水鄉原住民,他們延續著“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傳統生活方式。漫步其中的游人,在某個轉角或者不經意的一瞥間,就會和真實的古鎮生活相遇,運氣好的話,還能遇上水鄉人家的紅白喜事。

作為西塘古鎮開發的親歷者,韓金梅用“搶救第一,保護為主,加強管理,適度開發”的方針總結了西塘在旅游開發中的理念。在他看來,古鎮旅游的開發,資源是不可再生的,所以保護必須在開發之前。而古鎮中的生活方式既然是古鎮文化的重要組成部分,就是需要被保護的一部分,“古鎮如果沒有生活在其中的老百姓,就只是一個古鎮主題公園,皮之不存,毛將焉附?”

帶著這個理念,西塘古鎮在20多年的發展中取得了不少的成就。2003年,西塘古鎮獲封全國首批“中國歷史文化名鎮”,并被聯合國授予“世界遺產保護杰出成就獎”。2017年,西塘景區成為國家5A級旅游景區。2018年,古鎮景區接待游客量破千萬人次,超過烏鎮成為接待游客量最多的江南古鎮,同時門票收入超2.2億元,實現旅游總收入達32億元。

古鎮不是西塘的全部

在嘉善縣市場監督管理局黨委書記、局長(時任西塘鎮黨委書記)王永根的記憶中,不少來西塘考察走訪過的人都會發出同樣的感慨,原本以為旅游業是西塘的支柱產業,沒想到西塘的工業發展的更好。

就西塘鎮2018年的國內生產總值而言,第三產業占35%,第二產業的占比則高達60%。在王永根看來,整個長三角地區過往三十年的發展,其實都是以工業為核心的,很少有地方是以旅游業為支柱產業。

在古鎮旅游開發尚未起步的上世紀80年代,工業的星星之火已經在西塘境內的各個鄉村中出現,其中以大舜的紐扣業最具特色。追溯起來,紐扣產業在西塘的發展已經有近百年的歷史,初創于民國初期,與辛亥革命同齡,西塘的傳統紐扣制作技藝更在2009年被列入第三批浙江省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

大舜紐扣產業的發展則與改革開放同步,并在過往的近四十年間陸續獲得了“中國紐扣之鄉”、“中國紐扣生產基地”等稱號。“中國紐扣之鄉”的名號并非浪得虛名,王永根說,靠著一顆紐扣幾厘的售價,大舜的紐扣產業一年能夠做到60多億的產值。也就是說,大舜紐扣的年產量在600多億顆,占到全國需求量的50%,占據了全國紐扣市場的半壁江山。

同時,大舜紐扣產業涵蓋了紐扣制作的全套產業鏈,包括從樹脂到金屬的全套材質,以及從產品設計到電鍍拋光的全套工藝,“采購商只要帶著需求來,在大舜就能找到他們想要的”。

但是,紐扣產業依舊屬于傳統制造業,存在企業規模小、數量多、污染大等問題。王永根說,十幾年前,西塘就已經開始規劃從傳統工業向高精尖產業轉型。“一方面,通過環保倒逼、整治提升的方式,關停并轉了一批不符合條件的小企業,像大舜紐扣的企業數量就從最高峰時的1300多家,減少到了現在的600多家。另一方面,開始有意識地引進資本、技術、人才密集型的企業。”

在長三角一體化的愿景下,王永根對于西塘未來的發展有更高的期望。他說,從傳統工業向高精尖制造業轉型只是第一步,西塘將來會是一個科創和人才的高地。在目前的招商引資中,他們已經開始轉換思路,不再愿意單純地接受企業生產基地的落戶,而是希望企業能夠把研發中心也帶過來。

來源:新聞晨報       作者:宋奇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