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三角一體化時代已來-這片湖網交錯、古鎮密集的湖區如何邁向“最江南”的遠方?

晨報首席記者 李芹

“我獨自漫游,像山谷上空悠然飄過的一朵云,驀然舉目,我忘見一叢金黃的水仙,繽紛茂密;在湖水之濱,樹蔭之下,正隨風搖曳,舞姿瀟酒。”這首《詠水仙》是英國湖畔詩人威廉·華茲華斯隱居湖區(Lake District)時創作出的動人詩篇。

湖區,不但成為英國人逃出工業化與商業化生活的一片綠洲,更以湖泊與群山聞名,于2017年被列入世界自然遺產,成為了舉世聞名的旅游目的地。

目及上海,長三角一體化時代已然到來。有一片藍色區域同樣令人矚目。這片位于滬蘇浙三地交匯處的環淀山湖湖區,既是江南文化的承載地,也依然保有著小橋流水人家的夢里水鄉與悠悠古鎮。

2018年4月,上海市青浦區、江蘇省蘇州昆山市和吳江區、浙江嘉善縣4地旅游部門共同簽訂了《長三角湖區旅游聯盟合作備忘錄》,將聯動推進環淀山湖地區古鎮和環太湖古鎮群開發,共同打造世界級水鄉古鎮文化休閑區和生態旅游度假區,助力推進“青昆吳嘉”旅游協同發展核心圈。

未來,這片湖網交錯、古鎮密集的湖區將如何邁向“最江南”的遠方?

從品牌到產品:水文章如何做好?

陰雨連綿下的朱家角古鎮沒了往日喧囂,一艘搖櫓船,在漕港河上搖搖晃晃,難得的悠然自得。

青浦的青西地區,有朱家角、練塘、金澤三座古鎮,彼此相連、一衣帶水。其中,朱家角古鎮是不折不扣的人氣王,今年大年初二,創下了7.3萬人次客流的單日最高紀錄。要想看褪去人潮后的古鎮風貌,要不特別晚,要不特別早,或者住一晚。

青西三鎮作為上海的最西南,在長三角一體化版圖中,地理優勢十分優越。在青浦區區域發展辦公室主任薛鋒看來,青浦是屬于“長三角”的青浦,是東聯全球城市核心、西延江浙水鄉腹地的關鍵節點。其中,青西三鎮更是環淀山湖區域整體發展中的引領性空間。

薛鋒主任曾在青浦區規劃部門和旅游部門工作,他這樣向記者描述青浦旅游在長三角一體化發展中的藍圖:三圈多區、環網帶動。三個發展圈層,內圈為淀山湖核心區,中圈為朱家角、金澤-西岑蓮盛、周莊、商榻、錦溪、汾湖、淀山湖鎮片區,外圈為練塘、西塘、平望、同里、甪直、千燈等片區;連接兩類交通聯系,包括連接各古鎮與重要功能區的環湖交通網,以及東聯上海主城、西接江浙腹地的滬湖交通走廊。

如果從空中俯瞰長三角,密集的水網極具辨識度。

面積50畝以上的自然湖泊,青浦區擁有21個;鄰近的昆山有19個湖泊被列入省保護名錄;嘉善擁有55個湖泊;吳江則有多達320個大小湖泊。

有人認為,水的這篇文章做好了,長三角旅游一體化便成功了一大半。

對此,薛鋒坦言,水對城市發展的意義不言自明。自古,城市因水而興,人家枕水而居。世界知名旅游目的地的城市或地區,總有一條與之命運息息相關的水系相伴左右。在長三角眾多湖、蕩、漾中,淀山湖應該是個中翹楚。

但不容忽視的是,這片區域的水資源雖豐富,但水體及水岸相對分散,依水而建的古鎮雖有特色,某種程度上也有著“千人一面”的隱憂。更重要的是,一個叫得響的品牌尚未形成。

回到文首的英國湖區,湖區的美景不僅是華茲華斯創作詩歌的重要來源,更借著“彼得兔”這個童話形象的創立,給湖區帶來了巨大的影響力,湖區儼然成為人們心目中短暫逃離煩惱的世外桃源。

對此,華東師范大學工商管理學院院長馮學剛教授認為,“品牌很重要,但承載品牌的最后落點還是產品。比如迪士尼是品牌,樂園就是最大的產品,從品牌到產品,一條完整閉合的鏈條讓迪士尼這個品牌家喻戶曉、長盛不衰,”他強調環淀山湖區域的打造,品牌與產品的建設同樣重要。

時下,上海正在著力打響上海文化等四大品牌,而江南文化作為上海文化的亮點之一,顯然大有可為。他建議,可依托長三角的充沛水資源,打造世界級長三角國家水上公園,讓品牌有載體、有產品支撐。

從水網到湖區:如何躋身世界級?

淀山湖,作為上海最大的淡水湖泊和黃浦江的源頭,也有著“東方日內瓦湖”的美譽。同時,因其地處滬蘇浙銜接的門戶位置,在最新的長三角一體化戰略中,也明確了“北有白洋淀,南有淀山湖”的戰略格局。

可以說,時代給淀山湖帶來了最好的機遇——躋身世界級的湖區。

薛鋒表示,為了推動長三角一體化發展國家戰略在青浦區的落實,青浦區將抓住世界著名湖區建設、舉辦中國國際進口博覽會等重大機遇,大力助推文旅健康特色產業的發展,使青浦率先融入長三角一體化發展,從而服務于打造四個新高地的目標。

縱觀世界湖區的發展,無論是文藝浪漫、以湖畔詩人文明的英國湖區,還是動感刺激、以體育休閑揚名的美國太浩湖,亦或是商務云集、以鐘表和金融產業著稱的瑞士日內瓦湖,乃至船業發達、有著“祈愿與生活的水文遺產”的日本琵琶湖……無一不是依托湖區周邊區域、挖掘湖區特色,實現產業與旅游業的共生共促的融合發展。

由此,占據淀山湖近三分之二面積、近二分之一岸線的青西地區,成為環淀山湖湖區向世界舞臺邁進的核心落腳點也不難理解。

“江南水鄉、旖旎裊裊,我想沒有什么比江南兩個字更能概括這片區域的氣質了。”在薛鋒看來,這片湖區無論硬件如何變化,最不該變的就是其內核——江南文化的一脈相承。

無論是上海青浦,抑或是江浙兩省的昆山、吳江和嘉善,幾乎都在江南文化的浸潤中成長著。為此,青浦區區域發展辦公室開展了江南水鄉古鎮發展的研究課題,推動江南水鄉風貌的延續和水鄉文化的傳承,意圖實現國家級歷史文化名鎮的差異化發展,把古鎮的發展納入打造四個新高地的發展定位。同時,也推進環淀山湖約60公里岸線貫通并對公眾開放;逐步把淀山湖地區建設成為以江南水鄉文化為特色的世界級旅游目的地。

在環淀山湖旅游方面,青浦可以在17號線朱家角站建一個旅游集散中心。“承接向東抵達市內,向外抵達江浙的接駁功能”。記者了解到,在青浦、昆山、吳江和嘉善這四地旅游部門座談的時候,對于這樣一個設想,大家都比較認同,因為這個集散中心的地理位置,可以服務于整個四地的旅游資源。“進博會的召開,給長三角帶來了世界的關注目光,環淀山湖的湖區發展也可以藉由這個平臺進入到世界舞臺。”

從上海到長三角:不同聲音下的共同愿望

上海師范大學旅游學院副院長高峻教授十分看好環淀山湖湖區未來的前景。高峻認為,除了頂層設計的完善,在具體的功能上,也要予以內涵的豐富,比如跨區域旅游交通體系、跨區域聯動營銷機制、跨區域公共服務體系等等。

對此,相關部門的想法與之不謀而合。

青浦與湖州之間的旅游專線今年已經開通,青浦與吳江、嘉善的跨省公交在今年3月開通后,廣受市民歡迎。與此同時,四地的旅游景區今年共同開展了旅游惠民的活動。凡此種種,都將使得四地市民大大受益,也將使的四地的旅游資源互通更為密切。

薛鋒表示,現代城市的發展中,旅游已經成為人民群眾美好生活的組成部分,發揮著越來越豐富的功能作用。旅游發展與區域發展之間呈現著一個正向的吸引作用。

“眾所周知,金澤的西岑地區將誕生一座華為小鎮,未來將等同Facebook硅谷總部的世界級科創中心,華為為什么要選擇青浦?”薛鋒反向記者提問。

他說,以前人的觀念中:工作在哪里,家就建在哪里,可現在很多人的想法變了,喜歡去哪里,工作就選擇哪里。正是這種觀念上的變化,城市的功能、區域的環境成為了很多人選擇的重要考量。一言以蔽之,旅游業能給區域環境帶來的變化與便利,也是城市功能內涵得以不斷豐富的重要推手。

要想到達“最江南”的遠方,躋身世界級旅游目的地,長三角攜手一體化顯然是抵達終點的最佳路徑。

2018年4月,青浦區旅游局組織了環淀山湖旅游規劃對接會,湖州、嘉善、吳江、昆山四地旅游部門負責人參會加強規劃對接、形成以淀山湖為核心的區域旅游聯動格局;5月,嘉善、吳江、昆山、青浦區旅游局等四地共同發起成立長三角湖區旅游聯盟,簽訂合作備忘錄,并固化成為工作機制,推進區域旅游發展的一體化。

當時,吳江區旅游局副局長董愛斌就提出,環淀山湖的古鎮很多,吳江有同里、震澤、黎里,青浦有朱家角,昆山有周莊,這些特色古鎮將來可以作為一個大IP對外作整體推廣。

“可以將這些古鎮串聯成一個游線,針對不同的人群,設計深度不同的旅游產品,”對于環淀山湖區域的豐富古鎮資源,昆山市旅游局副局長姜貞愛如此建議。

10月25日,國務院正式批復《長三角生態綠色一體化發展示范區總體方案》,示范區的空間規劃也在編制過程中,隨著示范區的發展進入全面施工期,相信環境友好型的湖區經濟將進一步得到發展——滬蘇浙毗鄰地區將共同抓好歷史風貌保護和歷史文化名鎮的資源開發,共同打造富有江南水鄉特色的古鎮和田園展示體驗載體,加快形成協同效應和整體優勢,實現世界級濱水人居品質典范的建設目標。

來源:新聞晨報       作者:李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