撒潑娘子?賢妻良母?——通通都不是她!-陶虹說:我不過就是一個器皿

晨報記者 殷 茵

“當年,田沁鑫導演來找我的時候,問我愿不愿意演《四世同堂》里的胖菊子。我聽了心里一驚——天哪,我已經胖成這樣了?”雖是一句玩笑話,但的確很難想象,熒屏上總演賢妻良母的陶虹,還能把“扭著水蛇腰、扯著大嗓門”的胖菊子刻畫得入木三分。而這一演,就是近十年。

10月30日至11月1日,作為浦東文化藝術節的重要演出,根據老舍原著改編的同名話劇《四世同堂》再登東方藝術中心舞臺。演出前,陶虹接受了滬上媒體的采訪,她說,“可能大家對我熒屏上一些角色的印象比較深,但戲劇才是我真正的本行。”

上臺|甩掉皮囊,鉆進角色

在原著《四世同堂》中,老舍將對中國命運的悲憤化作對小羊圈胡同眾生的悲憫。2010年,田沁鑫大膽將這部巨著搬上舞臺,飾演胖菊子的陶虹、飾演冠曉荷的辛柏青、飾演大赤包的師悅玲……國話的優秀演員們,讓老舍筆下的北京西城小羊圈胡同鮮活了起來,在有限的空間里展現出一卷流動的歷史人文畫卷。

其中,最出彩的角色之一,恐怕要數小陶虹飾演的奸讒懶滑的胖菊子。

頭頂亂卷發、身穿花旗袍、臉畫媒婆痣,盤腿往地上一坐,扯著一塊帕子就撒起潑來……如果不是事先知曉,你很難把眼前這個“貪懶狠”的胖菊子和印象里“柔媚暖”的陶虹聯系在一起。

演戲時,陶虹總是把自己徹底忘掉,甩掉全副皮囊,鉆進人物與角色中,以至于“前陣子我一個朋友來看戲,完了他和我說,怎么我等了老半天,都沒在臺上看見你?”

其實,在剛接到這個角色時,她也曾有過迷茫和困惑,怎么演繹這樣一個和自己從外貌到身材再到性格都截然相反的人物?

但很快,她發現老舍筆下的這些人,與豐子愷漫畫中的形象不謀而合,“豐子愷漫畫里的那些人,雖然是定幀,但那些姿態,活脫脫就是那個時代的腔調,所以我把她當作一個漫畫人物來演繹。”

找到感覺后,她越演越順,越演靈感就越多。那時候,飾演B角的演員坐在臺下看陶虹演戲,想在她的表演中,揣摩總結出一套演繹人物的“套路”,結果一連看了15場,場場的“胖菊子”都不一樣。

這就是話劇舞臺的魅力,不同的搭檔、不同的演員甚至臺下不同的觀眾,在每一次的現場都碰撞出全新的火花,讓她清空以往的自己,重活一遍角色里的人生。

在她看來,100遍戲就有100個“胖菊子”。而10年來,歲月賦予她的成長,也讓她對這部《四世同堂》有了不一樣的理解。

下臺|角色清零,干脆抽身

對于演員而言,反派角色有時候演起來挺過癮。

14年前,導演胡玫在籌拍電視劇《漢武大帝》前,請陶虹試鏡衛子夫一角,沒想到,試完后,胡玫打電話問陶虹,愿不愿意演劉陵,“衛子夫是個老好人,你要不要試一下劉陵?”

“當時我的經紀人一聽,可嚇壞了:你要演個壞人,名聲就全沒了”,可陶虹卻不這么認為,在她看來,角色沒有好壞之分,“當你把一個角色演得淋漓盡致、有因有果的時候,觀眾不會把你當成壞人,只會當作一個活人。”

從《陽光燦爛的日子》的于北蓓、《空鏡子》里的孫巖,到《春光燦爛豬八戒》里的小龍女,《漢武大帝》里的劉陵,再到《小歡喜》中的單親媽媽宋倩……

如果你問陶虹:“這么多年來,最喜歡的角色是哪個?”

她的回答竟坦白到讓人不禁莞爾一笑:“說實話,我都忘了……”

這就是陶虹——走下舞臺,她把所有的角色都忘了,抽身抽得干干脆脆。

對于形形色色的熒屏舞臺形象,她選擇演完就“清零”,這并非健忘,而是只有這樣,才能讓自己成為角色的容器,盛下更多:“我就是一個器皿,它不過就是在我這里留了一下。”

來源:新聞晨報       作者:殷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