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后警長:保護的工作是進博,守護的家庭也是“進博” | 走向進博

“守護進博安全,
是我們的第一要務,
第二屆進博會,
我們準備好了!
“四葉草”最年輕的警長趙駿說。

新聞晨報周到“走向進博”系列人物報道,今天要向大家介紹的是“四葉草”最年輕的警長——趙駿。他是進博會的守衛者,敬職敬業,承擔著重中之重的安全保障,讓我們一起聆聽他的進博故事。


90后趙駿長相清瘦俊俏,
走起路來像旗桿一樣挺拔。
5年前參加工作時,他所在的
青浦公安分局國家會展中心治安派出所
還是一個小小的警務站。
去年首屆進博會,
他和這個唯一被冠以
“國家”二字的派出所一起,
交出了“零失誤”“零差錯”的安保答卷。

進博會前夕的每次大展都是壓力測試  

作為唯一被冠以“國家”二字

派出所里最年輕的警長,
趙駿心里清楚分量有幾何。
平日里,他的責任區在國展中心南片區,
但進博會期間范圍擴大到整個展館。
 
趙駿的辦公桌最靠近倒計時的展板,
緊挨著他座位的便是
那個在逐日減少的天數。
備戰期間,越來越繁忙的工作
讓趙駿的辦公桌上多了幾盒藥。
見記者到來,他匆忙收拾起
被各種日程表和文件堆疊的桌面。
辦公室入口處,
貼著一張2019年展會活動日程表,
數十場活動日程密密麻麻地擠在一張A4紙上。
“今年實際的展會活動數量遠不止上面那些,
還有很多都是后來增加的。”
對他們來說,迎接進博會的日子,
每一次大型展覽和活動都是一次壓力測試。

11月5日,

就將迎來第二屆進博會
派出所在去年的基礎上
對安保工作有了新的部署。
“有了去年的經驗,
我們對110接處警流程做了改進。”
為了與各責任區更好的對接,
不讓報警人長期等待,
派出所根據展館“四葉草”的造型
劃分為四部分力量,下沉到展館內部。
先期處置不成功的,
派出所在展館內部的警力
直接與責任區警力對接,
大大節省了出警時間和
報警人的等待時間。
“今年我們也增設了新的人行通道,
方便展商和觀眾快速入場。”
他說,新開一個出入口,
任務自然就更加重了。

進博無小事,必須事無巨細 

10月23日,隨著各國展品陸續進館,
進博會安保進入實戰階段。
這天之后,
“四葉草”里的展臺搭建逐漸展開,
“現在的工作主要是日常巡館。”
這句簡單的“總結”背后
是趙駿工作手冊上寫滿的“待辦事項”。
巡館要怎么巡?
趙駿用他的大長腿和
迷你小電車完成了
日行3萬步、巡館6次的工作量。
巡館也不是漫無目的的,
國展所內的指揮中心大屏上,
各場館的展臺搭建、人員出入情況一目了然。
通過對各館情況的整體把握,
趙駿會有的放矢地安排巡館路線。
“師傅,你們證件帶了嗎?
請出示一下配合我們核查。”
10月24日一早,
8.1號館就開始有搭建工人進館作業,
在逐一查驗完工人證件后,
趙駿提醒在場的工人將頭上的安全帽戴牢。
此時,一旁搭建會議室的師傅
引起趙駿的警覺,
這位腳踩在梯子上登高作業的師傅,
像是踩了高蹺一樣左右挪動。
雖然任務很緊,
但大家也不能不顧安全,
萬一受傷搞垮了身體可不行。
進博會進入布展沖刺階段,
這樣的“敲打”不能忘了,
“進博無小事,必須事無巨細。”
 “一切眼里看過去覺得‘不舒服’的,
都要想辦法把它改‘舒服’。
這是我們的責任,
更是一種把工作做到極致的使命感。”

老婆要生了,他還在值班 

去年首屆進博會
身處前沿哨所的國展所民警們
迎來了一次嚴峻的考驗。
那段時間里,
“抓緊干、拖不起”成了趙駿的口頭禪。
開幕前一個月,
在崗值班的趙駿手機響了。
已經過了預產期的妻子
在電話那頭緊張地說:“要生了。”
他一下子無法淡定了。
沒想到妻子勸他說:
“爸媽會送我去醫院,
你別著急,下了班再來吧。”
 
當天深夜,趙駿趕到醫院,
23時40分,兒子呱呱墜地。
幾番思量,趙駿給兒子起名:趙進博。
希望他積極進取,博采眾長。
看著“四葉草”,
趙駿就像是看著自己的“孩子”,
他清晰地記得這一年來
國家會展中心每一個細微的變化。
他說,即便是進博會圓滿閉幕了,
他的任務也還沒有結束,
接下來還有很多后續工作和展覽,
日程會一直排到過年前。
 去年首屆進博會開幕前夜,
所長朱洪葵帶著他和其他兄弟一起
歷經7個多小時徒步幾十公里,
逐個場館逐個展位檢查。
即使拖著麻木的雙腿挪動,
也不漏一個場館、一個展位,
每檢查完一個場館,
他們都會在門口高呼:
“我們在這里守候!”
“去年是首屆,
我們的工作目標是‘保安全’,
最終確實做到了
‘零失誤’‘零差錯’‘零事故’。”
所長朱洪葵說,
今年要在保安全的基礎上更進一步,
給展商提供更好的服務,
讓他們有更好的體驗。
對所長提出的更高工作目標,
趙駿激動和緊張之余,
也多了一份自信:
“守護進博安全,
是我們的第一要務,
第二屆進博會,我們準備好了!”

來源:周到上海       作者:吳藝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