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羅斯的漢語熱:他們都在學習中國話

2019年5月底,俄羅斯的高中生們迎來了一次特殊的考試,漢語首次作為俄羅斯高考的語言選考科目出現在試卷中。來自43個地區的近300名俄國中學畢業生參加了全國統一的漢語科目考試。

近幾年,俄羅斯的漢語熱持續升溫。很多學生將漢語列為了自己的必修或選修科目,業余的漢語補習班也越來越多。據統計,二十年間,在俄羅斯學習中文的人數從1997年的不到5000人上升至2017年的56000人。

孔子學院成為很多俄羅斯人學習漢語的首選之地。目前,在俄羅斯共有22個孔子學院,他們分布在當地的各個大學——莫斯科大學、莫斯科國立語言大學、圣彼得堡大學等等。

每到夜晚,已經放學的學生、剛剛下班的白領甚至是已退休的當地老人,就會離開他們熟悉的母語環境,來到大學里的中文課堂,短暫地進入一個完全不同的語言世界,感受中國文化。

俄羅斯人學漢語:痛并快樂著


2019年11月14日,星期四,晚上7點,莫斯科大學主校區的語文系大樓六樓,仍然燈火通明。孔子學院的賀金華老師正在為即將開始的中文晚課做著準備。

畢業于上海外國語大學的賀金華說著一口流利的俄語, “我們是小班化教學,這個班里有7個學生,他們大多都已經工作了。”

7點15分,教室里出現了第一名學生——奧爾加。她剛剛下班,從公司坐地鐵過來。“有時候他們會晚到一點,但基本都會來,” 在莫斯科大學孔子學院已經任教三年的賀金華說道。

    7點半,從工作單位匆匆趕來的同學們陸續走進教室,用地道的中文“大家好”打著招呼。 今天的課堂從一個話題討論開始:最近比較火的中國電視劇有哪些。上節課學生們剛剛學習了“火”的形容詞用法——用來形容一個人或一件事物很受歡迎。《瑯琊榜》、《最好的我們》、《都挺好》……不一會兒,教室的黑板上就寫上了不少中國電視劇的名稱,同學們對這些劇集的內容產生了很大的興趣。不過,“瑯琊”這個詞對他們來說實在是有些太難了,坐在最后一排的學生費奧多爾,在聽到老師的發音后,輕輕地搖了搖頭。

 

能流利說出中國四大名著的費奧多爾去年才來到莫大孔子學院學習,之前一直自學漢語。對中國濃厚的興趣讓他很早就開始依靠互聯網自學中文。在汽車雜志廣告部工作的他常常利用自學的漢語在各種展會上去拓展中國客戶,漢語對他來說是業務上的剛需,“我的讀寫能力比較好,但聽真的太難了,” 費奧多爾無奈地笑了笑,這也是他來到孔子學院課堂,進行更系統學習的原因。

費奧多爾的同桌羅曼也有著同樣的困擾,“我們需要和老師交流,要聽她說,要自己說。還有寫字,我寫字很丑。”羅曼說完這番話之后,課堂上的每個同學都頗有同感地笑起來。

寫字對他們每個人來說,都是個難題,尤其是對于剛剛學習漢語一年多的羅曼。他目前是華為公司的一名員工,平時需要和很多中國人打交道。“筆畫很難,很復雜,但很有趣。”羅曼自己也笑了。

漢語的復雜多變給他們的學習帶來了許多困難。盡管這些學生大多都已經學習了幾年的漢語,但很多人都覺得自己還差得很遠。不過,這些困難和挑戰也讓他們體驗到了學習漢語的滿足感與成就感。“每天都有新的東西要學,痛并快樂著。” 費奧多爾說道。

用漢字拼寫出多彩的中國


培養俄羅斯學生們的中文聽說讀寫能力,是莫大孔子學院漢語課堂的主要內容,除此之外,中文課堂也給俄羅斯人提供了難得的了解中國文化的機會。

迪拉從大學時期就開始學習中文,今年是第五個年頭。2017年,迪拉曾經赴北京語言大學進行了一年的訪學交流。以北京為起點,她遍游了深圳、青島、杭州、蘇州、天津、秦皇島等諸多城市,多樣的地域特色與各異的城市文化,讓她回到俄羅斯之后,仍然對中國念念不忘,“一直想要再去一次。”

“我最喜歡北京和深圳,北京是我待了很久的地方,而深圳是個浪漫的城市。”在迪拉眼中,中國各個城市之間的差異很大,在飲食、交通、歷史上都有著自己的特色,這讓她對中國持續充滿著好奇與沖動,“當時我舍不得離開中國,如果有機會還想去,想去中國工作。”

迪拉對中國的影視與文學也十分感興趣,“我很喜歡范冰冰,因為她很漂亮,我看過《楊貴妃》。”迪拉在談起自己喜歡的中國明星時,還有一點害羞。現在她的手機里還保留著顧漫小說《何以笙簫默》的封面照片,她翻找了很長時間的相冊,展示給大家看。

中文課堂無疑為許多俄羅斯人提供了了解中國文化,用中文溝通的平臺。現任莫斯科大學孔子學院中方院長的林百學表示,平時上課,老師會將知識點融入到具體例子里,讓學生們得以窺探當下的中國流行文化。“課余時間,學校還會開展很多文化體驗類活動,例如剪紙、書法等”。

來自北京大學的林百學曾在中國駐俄羅斯大使館和駐伊爾庫斯克領事館教育處工作,可以用俄語與同學們自由交流,他還專門給學生們帶來了中國的民間藝術品——人像剪紙。

坐在迪拉前邊的那思佳就向大家展示了自己收到的剪紙禮物——女將軍樊梨花的人像。那思佳大學時期就開始學習漢語。從小就對中國感興趣的她看過成龍三十幾部電影。成龍在“拳打腳踢”影響世界的同時也深深影響了她對中國的印象。

 


學好漢語,找工作更吃香


大學畢業后,那思佳利用漢語優勢成功進入莫斯科的華為公司工作。 “工作很開心,因為可以和他們說漢語”,在與中國人交流的過程中,那思佳深刻地體會到了兩國文化與思維方式上的差異, “所以我必須要繼續學習漢語,學得更好,才能更好地溝通和交流。”

如今在莫斯科,像那思佳一樣,需要在工作中使用漢語的人不在少數。近年來,中方企業在俄羅斯的投資逐漸加快,兩國的民間貿易、文化交流也愈加密切,學習漢語在今天的俄羅斯,也意味著更多的就業機會,既有專業知識背景又懂漢語的學生有著更強的競爭力。

坐在那思佳前邊的葉蓮娜,在莫斯科的一家化工企業工作,與中國越來越多的貿易往來讓她開始學習漢語。她坦言,一開始學習中文是為了“換個更好的工作”,或者“得到升職”。同班的奧爾加學習漢語的初衷也差不多,“中國人是我們公司的供應商,我們經常去廣州做展覽,學漢語可以幫助我的工作。”

葉莉娜覺得自己會一直把漢語學下去,“漢語變成了生活中的一部分。”奧爾加則對中國的飲食文化著迷,特別是四川菜系。漢語于她而言,已經不再僅僅是工作時使用的一種工具,而是具有無限“魅力”的一種文化。

“我的兒子聽我說漢語,也想學。”奧爾加已經開始有意識地與剛剛上幼兒園的兒子用中文交流,教他說“你好”、“謝謝”等簡單的中文語句。她正在幫孩子尋覓合適的漢語學習班。

如果說開始學習漢語是出于很多現實因素的考慮,但在學習的過程中,她們卻被中國文化的感染力所征服,越發喜愛中國了。漢語為他們打開了一個更廣闊的文化世界。

 

晚上九點半,課堂已經接近尾聲,學生們紛紛拿出自己的手機,點開微信,查看老師今晚布置的書面作業:以‘我的習慣’為主題寫一篇作文。羅曼皺了皺眉頭,“我又要寫字了,希望能好看一點。” 微信是俄羅斯學生與中國老師溝通的工具,作業的分發、學習問題的交流都通過微信進行。

 

迪拉是幾個學生里唯一會發朋友圈動態的人。10月2日,她的朋友圈是“中國國慶節快樂!”三面鮮紅的中國國旗,恍惚間,讓人忘記了她是一個俄羅斯姑娘。

(楊畑畑、杜逸之、戴樂彤對本文亦有貢獻)

來源:周到上海       作者:安然然 宋奇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