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眾和前作比,是愛的表現”-梅小青回應《法證先鋒4》爭議

晨報記者 殷 茵

《今生無悔》《洛神》《法證先鋒》《絕世好爸》《宮心計》,這些家喻戶曉的港劇背后,都有著同一個名字——梅小青。叱咤香港影視圈40年的她,是觀眾口中的“金牌監制”、“爆款專家”。

2018年,《法證先鋒4》宣布開拍時,“大換血”的演員陣容曾引起鐵桿劇迷的不滿,但也有人說:“幸好,梅小青還在。”

2020年2月17日,該劇在翡翠臺和優酷視頻首播,這一時隔9年的續作承載了觀眾的滿滿期待,首播香港地區獲得跨平臺37.1的收視,位居8年來第二高。而在網絡上,觀眾對于這部劇的評價則有贊有彈,有人驚喜于開篇緊湊的節奏和滿滿的科技感,也有人懷念前作中滿滿的煙火氣和燒腦的推理取證。日前,梅小青接受了媒體的采訪,對于觀眾的褒獎和批評,她都坦然處之:“觀眾把新劇和前作比較的心情,我完全可以理解,這恰恰是他們喜歡《法證》系列的表現。”

以前拍過的東西不想重復

時隔多年重拾《法證》系列,梅小青也有過矛盾。觀眾們對于《法證先鋒》的情懷,她懂;續集難拍,她也清楚。

前幾季《法證先鋒》熱播時,好多粉絲告訴梅小青,自己因為這部劇而去報考了法證工作,這讓她受寵若驚。也正是因為前作那么受歡迎,給了她最終“偏向虎山行”的勇氣。《法證先鋒4》開播后,一些觀眾并不適應全新上線的幾位主演,甚至有人放話:“少了歐陽震華的《法證先鋒》是沒有靈魂的。”

這樣的場面,梅小青很熟悉。“我拍《法證2》的時候,也有人說,為什么要加入佘詩曼和鄭嘉穎?到了《法證3》,觀眾又問:佘詩曼和鄭嘉穎呢?我相信,觀眾接受一個演員是需要時間的。隨著劇情的發展,他們慢慢會代入其中。”

而對于四位主演的表現,梅小青也給出了很高的評價:“黃浩然身上有一種讓人特別容易鎮定下來的氣質,很淡定。李施嬅和陳煒對自己也很有要求,功課做得很細致。而譚俊彥,說實話一開始,也有人建議我用別的演員,但在兩次見面之后,我還是決定用他,他的努力打動了我。”

比選角更難的是劇本。“我不想再重復我自己,無論是人物設定還是案件走向,以前拍過的我不想再拍。”隨著科技的日新月異,劇中查案的手法及鑒證的科技也不斷提升,但也有觀眾認為,高科技的加入加快了證據推理的進程,少了一份抽絲剝繭的樂趣。對此,梅小青表示:“科技介入和人工分析,在我心中是并重的。其實有時候高科技也會出錯,這時候就需要人為矯正,這樣的過程也是一種樂趣。”

每拍一部劇,就像十月懷胎

然而,《法證4》的誕生過程比她想象得還要艱難。2018年10月開拍,那年2月梅小青剛經歷了一場驚險萬分的腦血管栓塞支架手術,除了至親,她沒告訴別人。康復后,她立刻投入《法證4》的籌備中,經歷半年,作品大功告成之際,卻發生了黃心穎事件,令重要人物主線換人重拍。

原定為2019年TVB臺慶劇的《法證4》直至今年2月才宣告定檔開播。誰也不曾想,小青姐此際才告訴大家:這是她的創作終章。

從助理編導到金牌監制,梅小青一步步爬上來,各中艱辛,甘苦自知。直到現在,她還記得爸爸在第一次看到電視上出現她的名字時,臉上露出的微笑——“助理編導 梅小青”,簡簡單單的7個字,卻是給予一直供養她求學的父親,最好的禮物。“雖然很累,我也決心要堅持下去。”這是她一開始,在電視圈摸爬滾打的動力所在。

“你以為沒有人看到,實際上總會有人去欣賞的。”也正因為這個信念,梅小青在制作、監制劇集時,凡事親力親為,她把每一部劇的創作,都當作十月懷胎,用盡全力,“對得起別人,對得起自己,得到觀眾的認同,才會問心無愧。”

如今,梅小青即將迎來自己的退休生涯,當被問到退休后的打算時,她說,想要放慢腳步:“這40多年來,每天都在‘快快快’中生活,現在也想試試‘慢生活’的滋味。”

看了40年電視劇的她,還想繼續追劇:“以前都是為了工作,抱著挑刺的心態看,現在想要換個角度去欣賞。”

來源:新聞晨報       作者:殷茵